民进党当局限购口罩14天9只 柯文哲:假日不呼吸?


马切罗是由当地政府派遣至养老院的医生。政府是在老人家属发现后才得知这一情况。

但世卫组织建议,这些限制“应该是短期的,与公共卫生风险成比例,并随着情况的发展定期重新考虑”。

伊朗卫生部发言人及该部门官员的意见能否代表伊朗政府的意见?对于这一问题,这位大使强调, 伊朗政府的官方及真正立场是通过外交部来行使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应该把小麦和谷壳分开”。他说,“作为大使,我不会让我们之间来之不易的、长久的友谊和信任因为任何一点小事而受到影响或损害。”

医务人员运送养老院内的患者 视频截图 下同

“在外交政策问题上,伊朗的官方意见很容易获得,”他说,“同时我想借助这个机会, 向你提及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关于中国朋友向伊朗伸出宝贵援助之手的声明中的一句话:‘中国政府和人民在抑制新冠病毒并慷慨援助世界各国的问题上起着带头作用。中国人民在遏制新冠病毒中所表现出的勇气、奉献和专业精神值得肯定。在这些艰难的时刻里,伊朗一直感谢中国。’”

当地医生马蒂亚·马切罗(Mattia Marchello)表示,养老院被遗弃了,87位老人中至少70人感染。本该给他们提供水和食物的护理人员逃离后一去不返,老人们又脏又饿。

“总的来说,有证据表明,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期间限制人员和物品的流动,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无效的”,这些措施可能会“中断所需的援助和技术支持”,并“扰乱业务”。

世卫组织在这件事上一直和他唱反调,爱受表扬的特朗普自然不高兴,从7日的推特和发布会言论就明显能看出,他对这事儿耿耿于怀。

路透社报道,主政伦巴第的右翼“北方联盟”党官员表示,城市化人口密度高、老龄人口多可能是导致死亡率高的原因。

这位大使最后表示,借此机会,我愿再次对中国人民和政府给予的慷慨帮助和捐赠的医疗卫生设备表示衷心的感谢。“我相信,只要我们共同努力,克服困难,中伊关系的前景一定会更加光明。”克沙瓦尔兹扎德说。